當前位置: 主頁 > 旅游資訊 > 慢城理念與旅游發展

慢城理念與旅游發展

發布時間:2012-06-29 12:58作者:濟南旅行社www.qche668.com

 

 一、慢城的內涵

  繼慢食文化在意大利興起多年之后,慢城運動也在意大利發軔。慢城運動是慢食主義的發揚光大。20世紀90年代以來,城市快速發展的同時也伴隨著諸多問題的產生——噪音、空氣污染、人與人之間的冷漠和缺乏親情。1999年,只有1.5萬人的意大利小城市布拉提出建立一種新的城市模式——在現代化的城市中,尋求將現代化技術與傳統生活方式結合,使人們不僅可以享受現代化生活帶來的諸多方便,更強調把一種規律且健康的幸福生活帶給每一個人,這就是“慢城模式”的起源。時至今日,全球25個國家“誕生”了140個慢城,整個歐洲有慢城60多個,亞洲的日本、韓國也都有慢城。慢城已走出歐洲,走向世界,成為一種引人注目的理念與運動。

  慢城代表著一種新的城市發展理念,內涵包括以下幾方面:

  第一,慢城摒棄大城市病,是宜居之城。慢城提倡構建人與人、人與自然之間和諧相處的生活環境,要求減少噪音與交通流量、增加綠地與徒步區、發展地方產業、應用環保科技和培養熱情好客的人文精神等,強調在悠閑的生活節奏中回歸生活的本質,體味生命的意義,反對鋪張浪費、高污染、高能耗和不健康的生活習慣。

  第二,慢城是特色之城,也就是宜游之城。“尊重傳統、保持傳統社區生活和節奏,建設可持續發展的家園”是慢城建設的理念,摒棄盲目的城市發展和千篇一律的連鎖商店,保持當地獨一無二的個性、特點與自然狀態。

  第三,慢城尊重現代化,本身是后現代的文明。在慢城奧維托,電瓶車安靜地行駛在中世紀的街道上,互聯網在社區和家庭十分普及。正如其管理人員所說:“成為慢城并不意味著停下一切或回到從前的生活當中,我們所做的只是為了在現代與傳統之間尋找一種平衡,幫助人們生活得更美好。”

  第四,慢城經濟活躍,社會繁榮,充滿生機。追求慢并不代表在經濟發展上無所作為,而是更多地考慮生態和自然,以及更好地提升居民的生活質量。在布拉市,慢城模式拉動了該市的旅游業發展,悠閑的餐飲、恬然的氛圍引來了大批游客,商業零售額每年以15%的速度上升,失業率只是意大利平均水平的一半。

  二、慢城與樂活

  樂活族,又稱樂活生活、洛哈思主義、樂活,也是一個西方傳來的新興生活型態族群,由音譯LOHAS而來,LOHAS是英語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的縮寫,意為以健康及自給自足的形態過生活,強調“健康、可持續的生活方式”。“樂活”是一種環保理念,一種文化內涵,一種時代產物。它是一種貼近生活本源,自然、健康、精致的生活態度。

  慢城與樂活,作為流行的理念,存在巨大的交集。直觀來看,樂活強調心態,慢城著眼速度。樂活追求綠色環保,積極生活;慢城追求品味生活。

  三、慢城與田園城市

  19世紀末,英國社會活動家霍華德提出“田園城市”規劃設想。霍華德在他的著作《明日﹐一條通向真正改革的和平道路》中認為,應該建設一種兼有城市和鄉村優點的理想城市﹐他稱之為“田園城市”。田園城市實質上是城和鄉的結合體。1919年﹐英國“田園城市和城市規劃協會”經與霍華德商議后﹐明確提出田園城市的含義﹕田園城市是為健康﹑生活以及產業而設計的城市﹐它的規模能足以提供豐富的社會生活﹐但不應超過這一程度。前些年,成都市借鑒霍華德的理想,提出建設“世界現代田園城市”的目標。

  田園城市在目標、形態、規模上,與慢城理念頗為相似,可謂異曲同工。田園城市更強調城鄉系統的相對封閉性,主張田園城市的城鄉相互依托,自給自足,實現詩意棲居。

  四、慢城在我國

  2010年底,江蘇省高淳縣椏溪鎮憑借其“生態之旅”被世界慢城組織正式授予“國際慢城”的稱號,成為中國首個“國際慢城”。由此,“慢城”概念迅速引發了國人的廣泛關注。

  慢城在中國發展的可能性,來源于三個背景:首先,“慢”原本便是中國傳統生活的哲學,和中國擁有相近文化的日本和韓國都已有成功實踐慢城理念的實例;第二,國內不乏歷史悠久,同時保持著慢生活節奏的小城,如麗江、烏鎮、西塘、泰寧等;第三,宜居理念不斷深入人心,慢城作為宜居的城市模式之一,可以成為我國城市提升宜居性的一種發展方向。

  五、慢城與慢游

  快旅快游,是目前旅游的常態。快旅如同快進,省掉其中的過程,在高鐵時代,將發揮到極致。然而,為了追求旅游的品質,慢游(包括快旅慢游、慢旅慢游)將逐漸占據主導地位。

  慢游的形成與發展有賴于兩個條件和要求:旅游時間要充裕,旅游內容需豐富。二者互為需要,相互依存,游客旅游時間充裕,則要求有更多項目和活動豐富的旅游行程;旅游地項目內容豐富多樣,則需要游客有更多時間和精力來體驗和品味。

  其實,時下備受推崇的深度旅游也不是簡單的時間問題,而是更加強調游客深植其中,從容地進行生活體驗式漫游;深度旅游意在調動游客參與和體驗的積極性,這更加符合現代人求新鮮、求刺激的心理訴求,因而受到眾人的青睞。

  動靜結合,快得起來,慢得下來。比如,在去往類似周莊、南潯這樣的“孤島型”旅游目的地,必然是快旅慢游;而在橫斷山區的川藏公路沿線行走,風光在路上,必然是慢旅慢游。

  觀光旅游也是可以慢的,以前快,現在快,實際上是工業化的思路,講究效率,降低成本,提高性價比,滿足好奇心。觀光旅游實際是文化旅游,是可以細嚼慢咽的,觀光、采風,只有慢才更有收獲,但必須有時間和金錢做基礎。

  慢游,不再是為了趕場而來去如風,而是不放過任何一個值得我們駐足的細節;慢游,也不再是為了證明匆匆足跡留下的影像,而是在留影的同時帶一個故事回家,體驗最純的旅游。“慢游”主張在旅游地居住一段時間,最好住在當地人家里或者租住專門給游客準備的出租屋,像居家生活一樣,親自到市場買菜、做飯,在城市或鄉村隨意游逛,而沒有特定的目的地。“慢游”強調的是在一個旅游點真正“生活”過,而不僅僅是停留過。換一種旅游心態,不要將旅游看作是一個被動的客體,而是試圖將旅游當做自己的一部分生活,在欣賞美景的同時試著別把自己看成旅客。

  六、慢城與旅游目的地

  第一,美化自然環境。

  一是治理污染,提高綠化水平。杭州pm2.5嚴重超標,令人震驚。《慢城憲章》提出了“對城市電磁輻射污染進行系統調控”、“對嘈雜地區實施音量控制”等多元化、體系化的規定。將整個城市打造成為優美的“花園城市”,讓“人與自然的和諧”彰顯在整座城市之中,是慢城旅游發展的題中之意。二是彰顯自然景觀特色。慢城旅游目的地的發展需要盡可能地“顯山露水”,保持和張揚自身的“地脈”,以幫助游客構建起鮮明的城市目的地意象。三是推廣綠色產品。《慢城憲章》明確提出“推廣綠色產品銷售點,支持綠色產品生產”的規定。“慢城運動”源自“慢食運動”,秉持其對于綠色食品的重視,提出了諸如“慢城區域內嚴禁農藥使用”、“推廣有機種植”等系列要求。

  第二,挖掘城市文化。

  一是促進歷史文化與地域文化保護開發。在文化打造的過程中,慢城旅游目的地應特別注重自身地域文化的深度挖掘和恰當的旅游性開發,在促進當地旅游業發展的同時,這也是一種地域傳統文化保護的好方法。二是加快城市現代化步伐。“慢城”并不等于“原始”和“落后”,慢城旅游目的地需要進一步地加快城市現代化的步伐,尤其需要注意信息化的提升。三是維護歷史文化與現代文明融合。

  第三,促進和諧生活。

  一是完善城市管理機制。《慢城憲章》中“保證綠地等城市休閑區的品質”、“城市內部自行車道的廣泛建設”等要求就是在制度層面上為城市居民和旅游者放慢腳步、享受生活,提供物質條件上的可能性;而“建立協助困難居民的友好型商業區”、“保證殘障人士的出行權利”等規定也不僅僅是出于城市科學管理的需要,同樣是通過完善城市管理機制,提升社會生活美,從而加強城市旅游吸引力的重要途徑。二是推廣城市民眾教育。通過《慢城憲章》中指出的“加強全體居民慢城生活意識,特別是青少年慢城審美教育”使得“慢生活”、“慢享受”的理念深入人心,從意識層面上培養民眾慢城生活的方式,從而向旅游者展現“閑適”之美,并帶動旅游者融入此氛圍之中,在“慢城”中“慢游”,體味慢城旅游目的地的社會美;實施行之有效的“友好教育”以促進民眾友好度的提升,做到《慢城憲章》所要求的“通過培訓學習,提升居民的好客程度”。

  七、慢城旅游發展策略

  亞里士多德曾說:“人們為了活著,聚集于城市;為了活得更好居留于城市”。

  樂活、慢城、田園城市,這三種理念,可以互為犄角,相互支撐。以樂活與田園城市的理念為補充,慢城可以實現工業文明高速度之后的回歸。歐洲的小鎮、大城市的中心社區,就是慢城的典型代表。

  當一座城市進入“慢生活”,與之相適應的“慢旅游”也就應運而生。

  筆者認為,農耕文明的慢與后工業文明的慢,本質不同,形似而神不似。比如瑞士小鎮,保留了中世紀農耕文明的形態,但已經完全經受了工業文明的洗禮。因此,慢城實踐,在處于工業化、城市化進程中的中國,不可一哄而上。中國東部地區在工業化后期,率先慢下來,有助于避免更多的發展彎路。慢城更應該在中國東部逐步推廣,中西部地區打造慢城則要量力而行。具體來說,東部小城,可積極實踐慢城理念,應對后工業化或超越傳統的工業化,如江蘇的高淳縣、深圳的東部華僑城;西部的麗江、鳳凰等城鎮,可以旅游社區的方式,超越當地的發展階段,成為旅游者的慢城。

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